读历史|解读不一样的李白

来源:卧龙在线 发表时间:2017-05-14 11:13:40

  

一直以来,世人都知道李白是一位“斗酒诗百篇”的大诗人,然而,“诗人”只是被放大了的一个角色,围绕李白还有诸多鲜为人知的另一面。

没资格科考的大文豪

在李白的生平中,有一件事非常可疑—终生没有参加科举考试。唐代主要诗人中,只有李白没有参加科考,这是一件耐人寻味的事情。李白自己的说法是:我是天才,懒得考进士。实际上这只是托词,李白有他的难言之隐,他根本没资格参加科举考试,这跟他的身世有关。

李白的祖上因为犯了法,被贬到当时的边疆—碎叶城一带。被流放地以游牧为主要谋生手段,中土之士不一定擅长。但李白的祖先是从中土过去的,对中土有什么物产,西域有什么物产,都比较清楚。李白的先人在这种情况下选择生存方式,最合适的就是做商人。

据考证,李白未在任何公开场合提到其父的名字。只有范传正《唐左拾遗翰林学士李公新墓碑》里称李白的父亲为“李客”。这《新墓碑》是根据伯禽(李白的长子)“手疏十数行”而写的,史料的可靠性很大。

有学者据此推论,李白的父亲是一名没有正式汉名的异族移居者(所以叫“李客”)。与他的这种出身相关,李白青年时期,在四川的生活大概是被排斥的,故自离川之后,再未回归一度作为“故乡”的蜀地。

按唐朝当时的律法,科举制度虽然相对宽松,但对于考生的身份审查却毫不马虎。参加科举考试,先要通过资格审查,审查中要注明:“郡县乡里名籍”、“父祖它名”,此外还规定,如果家里是做买卖的,或者关系比较近的亲属是做生意的,就不能来考进士;异民族的子孙也被排斥在外。当然,罪犯的后人更没有资格。

李白的身世,恰好都占了:一是罪人之后,二是商人之子,且恐为异民族之子。这样的出身,使他根本没有资格参加科举考试,遂喊出了真真切切的牢骚:“我本不弃世,世人自弃我!”

蔑视权宦富贵,却热衷于功名

李白刚踏入社会大门时,就跻身于“公务员”行列,做了“小吏”。“公务员”的活儿干了没几年,年轻的李白就辞职不干了,之后拿着宝剑走出四川,开始漫游之旅。在游历的途中,李白一边饱览壮丽山河,一边创作诗歌。在多首诗歌中,表示出对权位富贵的不屑。

然而,李白实际上是在寻找更大的政治出路,在《代寿山答孟少府移文书》中,李白吐露了自己的政治抱负:“申管晏之谈,谋帝王之术,奋其智能,愿为辅弼,使寰区大定,海县清一。”大致的意思是自己有管仲、晏婴(注:两人都是春秋时期的著名政治家)般的政治才能,愿竭尽全力,帮助皇上治理天下,使国家富足安定!

为了实现自己的政治理想,早年,李白还特意跑到戴天山,去寻找赵蕤(注:蕤音ruí读“蕊”,赵蕤是唐代著名的纵横家),想投于这位精于治国安邦之策的著名隐士的门下,向他学习霸王之道、帝王之术。希望有一天能学有所用,得到天子的赏识,治国安天下,一展宏图。

在李白的诗歌里,我们能清晰地感受到他的高傲,“一生傲岸苦不谐,恩疏媒劳志多乖”,。但为了提高自己的知名度,往上层社会挤,为了结交延誉,甚至不惜谄媚高官,为了得到当时的荆州长史(相当于政府秘书长)韩朝宗的赏识推荐,李白对韩进行了让人耳热心跳地溜须奉承:“生不用封万户侯,但愿一识韩荆州”。

心情纠结的李白一边高唱“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,使我不得开心颜”,一边却接二连三地入赘做了权贵家的女婿。李白第一次入赘,是进了大唐原副丞相许圉师家里,做了许圉师的孙女女婿,寄人篱下的生活,李白过了十年有余。(注:公元727年,李白在湖北襄阳经过朋友孟浩然的撮合,与许圉师的孙女许紫烟结合,育有一子一女,子名伯禽,女名平阳。)

许紫烟去世后,李白又入赘到大唐原宰相宗楚客家里,也是做了孙女女婿。宗楚客之所以能在过去成为首辅,并不是因为有什么过人的才能,而是因为宗楚客的姨妈是武则天。这位原宰相官位虽然高,但人品却是极为低下,当时正经人都不愿跟宗家人来往,更不要说结亲联姻。

但两次入赘,李白并没有捞取到什么实际的利益,带来的大多是生前的被指指点点,和身后的一些不理解和诟病。

“托身白刃里,杀人红尘中”

“十步杀一人,千里不留行。事了拂衣去,深藏身与名。”李白的《侠客行》不仅仅在写他所景仰的古时的侠客,同时在暗写他自己的经历。

《新唐书·文苑传》特别指出,李白“喜纵横术,击剑,为任侠”。李白在向别人推介自己的特长时曾说:“十五好剑术……三十成文章。”明明白白地强调:自少年时,他就开始学剑。李白身材不够高大,但身轻体健,有万夫不挡之勇。

唐代流行斗鸡活动,年轻时的李白脾气火爆,在一次斗鸡活动中,大发神威,一连手刃了好几个泼皮。“托身白刃里,杀人红尘中,”在闹市拿刀砍人,用现在的话说,就是不折不扣的古惑仔。

为了学剑术,提高武艺,李白又专门到山东,拜“大唐第一剑客”裴旻(音mín读“明”)为师。大唐有三绝,李白的诗歌、裴旻的剑术、张旭的草书。李白的师父裴旻是大唐第一剑客,李白作为裴旻的徒弟,其剑客身份确定无疑。

李白除了有一个著名的剑客师父外,还有一个杀手徒弟,有诗为证—《赠武十七谔》,他的徒弟叫武谔,排行十七。在这首诗的序里面,李白说:我徒弟武谔不善于说话,却是个讲义气的人,而且沉稳、凶悍。他听说安史之乱爆发了,就来拜我为师,准备为国效力。我的儿子伯禽在山东,我没有办法去看他。可是武谔说他有本事把少主人救出来。我在感激之余,就写下了这首诗送给武谔。武谔是个杀手,不是诗人。他拜李白为师,是要学武艺,而不是学诗文。

千古文人侠客梦,在唐代,作侠客、为大将是当时年轻人的普遍追求,是一种时髦的人生观,是太平盛世的时代精神。所以,李白追求高明的剑术,一点也不奇怪。

同一事件,说辞却自相矛盾

公元 744 年,体验了两年左右高层生活的李白向唐玄宗辞职,离开长安,依然辗转江湖四处流浪。

大唐天宝十四年(公元755年),“安史之乱”爆发,李白奔上庐山以躲避战乱,李白在庐山没待多久,就发生了一件令他激昂颤抖的事:他收到了永王李璘的邀请,请他去参加幕府。所谓幕府,也就是去做个顾问、参谋之类的闲职。但为国家出力、济世救民之心未泯的李白还是高兴得手舞足蹈难以自持。

永王李璘是唐玄宗的第十六个儿子,在“安史之乱”爆发后被委以重任,坐镇湖北荆州,负责招募士兵,储备后勤补给。家国有祸乱,本应该恪尽职守拼力协助皇帝三哥(肃宗李亨)的李璘,却擅自率军向东部经济发达繁荣富庶的江淮地区进发,占领江苏的数个重镇。其东巡的举动,实则有分裂天下占山为王的意图,当时的中央政府和江淮的许多地方官员都有所警觉。然而,天真的诗人李白却还是一派烂漫!

稀里糊涂进入军旅幕府的李白兴奋地写下了组诗《永王东巡歌》,对李璘进行了一波又一波热情洋溢地赞美:“诸侯不救河南地,更喜贤王远道来”“君看帝子浮江日,何似龙骧出峡来”!同时,也没忘浪漫自吹自擂一把“试借君王玉马鞭,指挥戎虏坐琼筵。南风一扫胡尘净,西入长安到日边。”

诗人做着一边喝酒一边指挥平定叛乱的风流幻想,但这种幻想没有实现,厄运倒是真的来了。最后,永王李璘部队被政府军击溃,作为叛军参谋的诗人李白被判处“流放”夜郎。

对于投身李璘幕府这件事,李白之后却在写给他的朋友韦良宰的诗中,有这样的句子“半夜水军来,浔阳满旌旃。空名适自误,胁迫上楼船。徒赐五百金,弃之若浮烟。”大意是:半夜三更,永王的军队就进驻了浔阳,“学士”的名声害了我自己,他们想利用我“学士”的名声来壮大自己,就威胁逼迫我入伙,还给了我五百两黄金作工资,那钱被我像云烟一样扔掉了!李白说他没有在意永王给他的金钱,倒是符合诗人视金钱如尘土的性格。但说李璘一伙胁迫了他,却是让人难以置信。

或直接搜索微信号:xinzhoubao

最新出刊《新周报》,更多精彩等着您

  

美图推荐

苏ICP备13001326号-3 版权所有 卧龙在线 新闻纠正:QQ328737101
© 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 未经授权许可,不得转载或镜像